平遥,凭什么办国际电影展? 智联招聘求职简历 皇妃

原题目:平遥,凭什么办国际电影展?

送走了国庆的人人人潮,本该宁静的山西平遥古城,更热烈了。

熙熙攘攘穿梭的人流,铺满青石板路的小巷、摆满处所古味的……古城墙将城内的悠悠余晖与世隔断。

展开全文

平遥电影展,就在这围城里。

10月10日,由有名导演贾樟柯发起的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,如约揭幕。

此刻,50多部国内外电影,正在平遥如火如荼的展映。其中,43.4%为全球首映,88.7%为亚洲首映,中国首映率达100%。

2020平遥国度电影展入围影片快闪。图/平遥国际电影展

揭幕式后,在咖啡厅、学术运动、产业论坛、“江湖儿女”的饭桌上,大家不约而同聚到一起,看电影、聊艺术、逛古城,还时不时打趣忙个不停的贾樟柯。

看啊,眼前这个“山西汾阳小子”,又再一次撬动了这座古城的文化神经。

贾樟柯。图/平遥国际电影展

去年电影展停止的时候,贾樟柯就想好了今年的主题——“致敬2020”,致敬电影出生125周年。

但由于疫情,今年电影遭受冰霜。从电影院关闭到重新开启,就像一座孤岛流浪了178天。

对于所有电影人来说,这是一场熄了灯的马拉松。

站在平遥电影宫的舞台上,贾樟柯说今年电影展的主题变了,叫“电影,从来不是一座孤城”,为的是盼望大家可以“陪同电影走出至暗时刻”。

他说,电影不是孤城,就像脚下的这座平遥古城一样。

爱和热忱,可以让人走出孤单,彼此衔接。

贾樟柯爱电影,电影偏爱平遥。

就在他开展电影节的第二年,平遥被评为了“年度电影城市”。

这让他十分惊讶,更是自己所没有想到的。

一个仅仅50多万人口的小县城,2017-2018年度电影票房居然增加了550%,成为全国电影票房增幅最大的城市。

只有电影可以把人的性命延伸3倍,只有电影容许你名正言顺的活在别人的梦里。图/平遥国际电影展

今年,是贾樟柯带着电影展走过的第四个年头。

这个继上海电影节、长春电影节、北京国际电影节和丝绸之路电影节之后,第五个获得国度同意的国际电影展,“资格”不深,却一边在国际上掀起“平遥波涛”,一边则实打实的转变着这座僻壤的千年古镇。

平遥,到底凭什么?

01

山西汾阳人贾樟柯

打造了一个“平遥江湖”

很多人好奇,为什么一个国际电影展不在北上广深,而是和看似气场完整不合的千年古镇绑在一起。

是要打造另一个戛纳吗?

这个问题,必定要在贾樟柯身上找答案。

贾樟柯,1970年诞生于山西汾阳一个很小的县城。这个名字是当教师的父亲取的,“樟”,指冠大荫浓、气息芬芳的树木,“柯”是指斧头的木柄。

父亲盼望他将来有辽阔天地,大有作为。但应当没有想到,贾樟柯把自己的人生天地,放在了电影,放在了乡村,放在了中国普通底层。

也没有想到,几十年后,这个“汾阳小子”,还把隔壁平遥,变成了一座远近驰名的电影城市。

图/知乎

因为他,这4年就有几十万人来到平遥看电影;也因为他,平遥不再只是那个顶着2700年古城光环的旅游城。

提起贾樟柯,被民众熟知的身份是有名导演。但在100个人里,恐怕仅有电影喜好者能脱口而出,说出他的一堆作品。

尽管,那座威尼斯金狮奖手中余温尚存;尽管他拍的中国普通故事,一直受到国际大奖的青睐。

《三峡好人》剧照,这部电影获得63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。

但是在中国电影市场,贾樟柯似乎从来没有做过主角。拍的越多,禁的越多。

当别的导演早就在票房上大有作为,票房和口碑双赢的时候,贾樟柯还挣扎在能不能拿到龙标的边沿。2013年,《天注定》上映失败,2015年《山河故人》终于胜利,但票房惨不忍睹。

《天注定》剧照。

也许正是应了鲁迅的那一句:“有处所颜色的,倒容易成为世界的”。

今年年初,他的新作《一直游到海水变蓝》在柏林国际电影节首映。

这部纪录片,将繁荣大都市之外的乡村和书写乡村作家们作为拍摄的对象,通过他们的讲述和追溯,试图刻画中国社会变迁的丰盛图景。

果然,这个题材没什么人看,他还是拍了。

广袤原野,袅袅炊烟,躬身劳作的背影,还有从田间地头走过的文坛作家们……这就是贾樟柯一直在寻找的东西。

有人为他的电影总结了两个要害词:边沿和底层。有的人说他是“地下导演”,对此,他自己并不是十分认同。

在他看来,中国的银幕空间里,普通人的真实生涯被浮现的太少了。同样,他也没料到,自己怀着普通心境拍普通人,却成了那个“特别”。

当导演,拍电影,写剧本,贾樟柯离不开电影,但又和主流电影市场,走得越来越远。

贾樟柯在《一个村落的文学》拍摄现场。

失意时,曾经一度分开北京,回到了故乡汾阳,过起了乡下生涯。

持续写乡村剧本,和友人饮酒喝茶,甚至还写天体物理方面的论文,虽然和专业没多大关系。

不管是导演贾樟柯,还是汾阳人贾樟柯,他其实是一个相当任性的人。

在某一次访谈中,他直言,越来越对形成共鸣不感兴致。只拍自己想拍的,也只做自己想做的。

2017年,47岁的贾樟柯决议回到山西,回到他追索了半辈子的家乡乡土之地,办一个更加本土化和亲民的电影节。

在揭幕式上,他说:“从27岁起,我带着电影走了世界多个处所。从那时起,我就有个幻想,在我的故乡举行一场电影展。”

“做什么事都不容易,但有幻想就要有保持。往前走,我们不会停下来”。

就像走过了60多年的戛纳一样,在贾樟柯的想象中,红毯、明星、电影和小镇狂欢,一个都不能少。

所以,要办就牟足了劲办。

地点选在平遥古城,准备大半年,投入巨资,将一座上世纪50年代的放弃柴油机厂,变成了一座电影宫。

平遥电影宫。图/小红书@air神奇的人

全部电影宫占地1.3万平方米,甚至比戛纳的电影宫还要大。

包含一个可容纳1500人的下沉式露天剧场,一个可容纳500人的“小城之春”影厅,还有四个并排的小影厅。此外,还有配套书吧、咖啡厅、学术论坛等公共设施。

每年10月,平遥古城,星光熠熠。

10天影展,平遥古城变成了一个星球。

从有名导演、有名演员,到电影人、电影艺术家,乃至普通观众...…大家聚在这个小小星球里,只为沉浸式的好好看一场电影。

电影带给了平遥崭新的世界,电影人、观众在这里寻找新的语言。

而平遥,也在寻找着自己带给世界的,全新的表达。

2018年,平遥国际电影展。

02

不是电影选择了平遥

而是千年古镇选择了艺术

在电影节之前,2020第20届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在平遥开展,世界各地的摄影艺术汇聚到这里,14000多幅摄影作品,带来古城里的一场视觉盛宴。

摄影展,比电影展早了16年。

然而早在25年前,全中国没有多少人记得“平遥”这个处所。那个时候的平遥,还不是“世界文化遗产”,一年旅游收入不过几十万元。

如今,游客们络绎不绝,到平遥电影宫打卡,游走在古城书店、咖啡店、酒吧,文艺客栈。

大家为什么会选择平遥,说到底,还是这座城2000多年的历史积淀。

“ 县小城墙固,千年今尚存,新风观闹市,旧迹见衙门”,这是近代诗人朱帆笔下的平遥古城,恰如其分地写出了这座小城的特点,这座久经风吹雨打的古城。

1993年,余秋雨发明,本来早在十九世纪甚至更早以前,中国的金融中心、贸易中心不在沿海,而是在山西平遥、太谷等几座小城里。

其中,以平遥为最。

直到本世纪初,山西仍是中国堂而皇之的金融贸易中心。平遥县和太谷县几条普通的街道里,藏着北上广金融机构的总部。

“这些大城市,只不过是腰缠万贯的山西商人小试身手的码头而已”。

这就是晋商。

而平遥,就是晋商最盛时代,中国的超级一线城市,甚至被称为“清代的华尔街”。

但这座城,又能以“穷乡僻壤”来概之。大家虽口袋有钱,但“民多而田少,竭丰年之谷,不足供两月”。

明清时代,借着奇特的地理地位优势,山西商人开端和满人、蒙古人做生意,贸易和票号飞速增加。

赚到钱的晋商们开端建设故乡,亭台楼阁,富家大院,鳞次栉比,奢华气派。有人说,进了平遥城,银子元宝绊倒人。古墙缝隙间,还夹着铜钱、铁钱。

据说,这是晋商们为彰显家世,把钱币压进墙缝。而这块“铜墙铁壁”,是晋商们拼了命换来的。

《山西票号》里,有这样一段记录:“晋商回家以三年为班期,若住云南、新疆等处,路途太远,六、七年不得回里”。

他们常年流浪在外,忙于生计,无儿无女,把大半生都献给了票号。

在战斗里发家致富的晋商,随着清王朝的没落,渐渐消散在了岁月里。中国第一大日升昌票号,也终归只剩下“传奇”供后人瞻仰。

繁荣像一阵风,吹来时满面春风,欣欣向荣;吹走时,只留下了高门大院的萧瑟和古城墙的斑驳。

80年代,平遥已经成为极度贫困县。同时,和全国古城一样,面临着被拆的命运。

你能想到,最后没拆成,居然是因为太穷了吗?

平遥古城。图/知乎@平遥古城

是的,在当时的一众古城古镇中,因为没钱拆,平遥倒成了那位荣幸儿。

所以,今天的平遥,我们还能看到古旧的大宅院里,留存着晋商的霸气和威武。

还能看到中国第一家票号,现代银行的鼻祖,日升昌,以及保存完全,彷佛穿越了的平遥县衙、城隍庙和县衙。

平遥第一镖局和平遥县衙。图/小红书@air神奇的人

余秋雨说:

“平遥的街,历经200多年的风雨,处处已显苍老,但风骨犹在。

走进平遥古城,就像进入一场旧电影。”

是啊,这里的一砖一瓦,一地坑洼,都像走在时间隧道上,触摸故事的印记,如此清楚。

平遥古城。图/小红书@air神奇的人

此时,我又想起了贾樟柯说的:

“今天,游荡在中国的任何一个城市,总能看到拆除,总能看到快速发展,同时又感受到如何快速地遗忘。

我们的记忆在哪里藏身呢?

记忆可以是一首歌,可以是一个日记本,可以是一条街,可以是一座工厂,可以是一座城市,更可以是山河大地。

我们必需保留我们一个又一个的记忆之盒,在这些盒子里保留的是我们成为人的根据。记忆藏在盒子里,让我们都握紧钥匙。”

平遥古城,就是那个记忆盒子吧。

03

顶着古镇、影展的光环

平遥是什么样的

俯视平遥古城,像一只宏大的“神龟”。

四大街、八小街,七十二条蚰蜒巷,好像龟背纹图,构成了城内四通八达、井然有序的通行线络。

如今的平遥古城,住着2万多人,全县大约50万多人,其中有10万多人在本地从事着和旅游相干的工作。

和别的旅游古镇不一样,在平遥,老宅院大都是平遥人在住和经营。就连贾樟柯的电影展团队,70%都是平遥当地人。

平遥人,不再像曾经的晋商一样,走南闯北,背井离乡,在外拼搏和闯荡。

小镇悠悠岁月,不少平遥人,整理好自己的大宅院,像经营客栈一样热忱召唤着全国各地的游人。

不过来到了平遥,不在明清一条街,吃遍108种美食,会是一大丧失。

平遥美食,带着浓郁的处所特点风味,以面食为主。

平遥部分美食。图/小红书@Una

美食的第一把交椅是平遥牛肉。牛肉肥而不腻,瘦而不柴。就像《山西好风光》里唱的那样,平遥牛肉,味道鲜美,养分丰盛,老少皆宜。

筱面栲栳栳,也是一道很神奇的小吃。小小筱面团一揉一搓,再往手指上一绕,一卷卷的筱面栲栳栳,就成了。再配之以“沾水水”协调,回味香醇。

平遥碗饦子,是驰誉三晋的风味小吃。这道源自清光绪年间的美食,历经百余年,在平遥的城乡刻画、集市上,碗饦小摊随处可见。

泡泡油糕,在平遥也非常著名。馅是枣泥和豆沙,用油炸成,色泽金黄,外焦里嫩。爱吃甜食的姑娘,到了古城是必定要去尝尝的。

山西的一道名菜过油肉,也是平遥的处所菜之一。

还有手撕切疙瘩,大名鼎鼎的刀削面,以及平遥传统面食猫耳朵、和和饭等等。

吃遍平遥,只要照着老街慢慢走。而读懂平遥,必定不能只把它当作古镇,走马观花,游览一番。

如果你是慕名而来看景致的游人,来到平遥大概率会扫兴。因为它很旧,旧得是一座古城该有的模样。

我们常常感叹,每到一座城,一个景区,都有一条古街古镇。它们就像批发一样,整齐划一,门面高大而精巧,精巧到都是人工的痕迹,少了点岁月和历史的沉淀。

但平遥,不一样。

它该旧的旧,该新的新。

图/平遥古城微博

这份新的面孔,来自于它积极敞开怀抱拥抱世界。

今天的平遥,是多元和时尚的。尽管这些元素,看似和这里格格不入,但这就是平遥和世界,和这个时期积极对话的一种方法。

今天的平遥,一半在史书,一半正在上映中……

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 | 部分片单推举

揭幕片

《烟火人间》

(中国)

导演:孙虹

平遥之夜特殊展映

《你在远方》

(中国)

导演:张杨

卧虎单元

《爱莎》

(以色列)

导演:露西·普里巴

藏龙单元

《汉南夏日》

(中国)

导演:韩帅

《裂流》

(中国)

导演:杨平道

《我想藏起来》

(意大利)

导演:乔治奥·迪里蒂

从山西动身单元

《奔流到海》

(中国)

导演:姜博

从山西动身·特殊展映

《风平浪静》

(中国)

导演:李霄峰

回想单元

南斯拉夫时期塞尔维亚新电影(1960s-1970s)

《不受维护的无辜者》

(1968)

导演:杜尚·马卡维耶夫

《当爱已成往事》

(1961)

导演:亚历山大·彼得洛维奇

原创 那城的城城 那一座城 作者 / 城城

参考材料:

1,《贾樟柯:因为电影,平遥成为了一个星球》 中国品牌建设增进会

2,《中国所有的古城古镇,都像平遥学着点》 新周刊

版权声明:

文中部分图片来自知乎@平遥古城、微博,豆瓣电影,小红书,平遥国际电影展及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义务编纂: